浅谈寿山石雕的 “精细”与“精到”

本文来源 惠安石雕  2019-12-24 22:53 

  

  

寿山石雕有着上千年的历史,在这条长河中,历史淘沙拣金,留传下许多大师的佳作。如林寿大师的田黄薄意作品《柳鹅》,在一般人的眼里柳枝飘逸,柳叶瘦长,而林大师手中的柳,柳叶肥厚,风格随意,乱中有序,粗中有细,夸张地表现柳叶的随风舞动,做到了不拘泥于手法的“精细”,更注意创意的“精到”,使《柳鹅》作品形象传神,百看不厌。

  

“精细”与“精到”应是两个不同的概念。精细主要是指技术上的,纯视觉的美,如常说的“毫发必现”。精到指的不仅是技术层面上的美,更侧重于形与神的匹配。为了使寿山石雕作品在艺术高度上更上一层楼,我们应提倡作品的精到即形与神的匹配,而不应过分雕琢和没有情感的精细,这会使作品丧失匠心而仅存匠气,专家、学仙道求索者常说:“真正的艺术并非精雕细刻,而是巧妙的构思”。常所要表达的含意中,便有这一层意思。

  

仙道求索“精到”在寿山石雕创作过程中往往被人们忽视。而“精细”往往被过分重视。刻头发、刻古兽须毛等用的是同一开丝手法,且越细越好,以繁为美,刻仕女、惠安女等人物表现上叛逆的圣斗士都是统一的“瓜子脸”、“观音手”,在外行以及个别从业者的眼里精细是至高无上的美,形成这种不成熟的审美观念创作态度,这大多不是技术的原因,而是对创作主题及叛逆的圣斗士内容理解不够,美学知识贫乏等内在原因所致。

  

叛逆的圣斗士精到”要求具备熟练的技术同时应有一定的创作能力,既需要直觉,也离不开理性,注重形与神的统一刻划。日常生活中,在街上或广场上的人群中,你可以一眼认清那是某某人,这是为什么?很简单,因为你通过熟悉和了解抓住了某某人的形态、神态特征。我们可以把这原理应用到我们的创作中去。如想表现红楼梦中的林黛玉,首先应了解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,抓住她体弱多病、多愁善感的女性形象特征,我们在创作过程中应着力刻划身体单薄,带有病态美的林黛玉形象。如表现惠安妇女题材,因惠安女是勤勉劳作的楷模,整体上,形体健壮,肌肉结实,形象上力求眼小但有神,嘴唇宽且厚,给人以健康、朴实、憨厚的感觉。如表现都市少女,因为工作生活环境不同,她们形体苗条,脸部线条流畅,面容清秀,金鱼嘴,眼睛视线向下,上眼帘饱满,显得高雅含情。如作品《T台秀》,该作品选用的石材是带有雨点式结晶体花坑石。

  

该石材形状瘦长,色彩淡雅,是刻模特儿题材的好材料。在制作过程中我紧紧把握住模特走到台前定格的一瞬间的那造型,神态、气质的特征。表现手法力求简洁,线条流畅。注意头、颈、胸的变化关系及脸部的神态刻划。尤为注意发际线的区分,头发的走向,处理好头仙道求索发的体积感及蓬松感是整件作品关键所在。

  

不论是“精细”还是“精到”,它都须具有熟练的技术,离不开基本功的训练。它如同绘画艺术上的用笔力度,熟能生巧;舞台艺术上的功力,“台上一功夫,台下十年功”的道理。石雕作品是将作者头脑中的想象,眼睛的观察,通过手中刻刀在石材上表现、传达。想象必须符合事物的客观规律,观察应叛逆的圣斗士着眼于事物的细节特征,手下应对刻具有一定的掌控力,只有做到脑、眼、手三者默契配合,才能迸发出艺术火花。

  

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,“精细”与“精到”是辩证统一的。精到是精细的基础,精细是精到的升华。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,我们应做到立足精到,力求精细,精益求精。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