楮刻精工”的《天宝城》

本文来源 惠安石雕  2019-12-24 22:50 

  辛亥年间,山口有个青田石雕名师,名叫周国傲,雅号周旭卿。他花了三年心血,雕了一件大型青田石雕《革命军攻打南京天宝城》,在巴拿马赛会上获了奖,当时浙江巡按史屈映光授予他一块刻有楮刻精工的金字匾额,流传至今。 这一日,周国傲正在家门口廊檐下雕山水,来了一个人,进门便说:周兄,这次我到南京卖图书货,大开了眼界,你想听听吗? 周国傲放下雕凿,抬眼看见是自己的老朋友,便堆下笑脸说:当然想听听啦。说罢一边请朋友坐下来,一边唤妻子倒茶来。 他的朋友坐定以后,接过茶,就打开话匣子,有板有眼地讲起革命军攻打南京天堡城的故事。 话说清宣统三年辛亥九月期间,张熏就任江南提督,统率江防军步、骑兵和部分炮兵,驻守南京石头城。革命党人利用第九镇统制徐绍桢与张熏、铁良之间的矛盾,和新军将士与江防军旗营将士之间的矛盾,联合徐绍桢部队,同革命军一起攻打南京城。这南京城山峦四布,水系天成,形势险要,有龙盘虎踞之称。从公元三世纪起,到如今就有几个封建严王朝在这里建都。当年东吴孙权看到这里形势险固,便迁都秣陵,建造起中外闻名的石头城。东吴都督周瑜,曾在城下指挥操练水军,那真是蔽日旌旗,连云樯橹,好一派威武气势。这张熏冯险驻守,颇为得意。这一日,徐绍桢率领精锐部队攻下了孝陵卫,接着又集中兵力,从革命军中选拔出精锐勇士组成敢死队,攻打紫金山天堡城。张熏慌忙派遣赵、李、周三员大将率领江防军三个营,骑兵一个营,大炮二十尊,机枪六十挺,把守天堡城。十日天刚破晓,革命军敢死队一鼓作气,登上了紫金山,但在江防军的大炮机枪轰击下,敢死队员伤的伤,死的死。后来又重组了敢死队继续进攻,双方血战两天两夜,直打得天妻悍家福昏地暗,硝烟滚滚,尸横山城,清兵丢盔弃甲,落荒而逃,终于被革命军攻下了天堡城。 噢?周国傲着急地问:不知是哪位? 他的朋友回答说:听说在阵亡的敢死队中,有一位姓叶的副队三国骁将长,在受伤的人员中有位张队长都是我们青田北山张口村人。说到这里他转化口气说:要是有人将革命军攻打南京天堡城的情景刻出来,一定是件绝代杰作。 周国傲一听,沉思了片刻说:唔,我来试试。他的朋友站了起来,高兴地说:你老兄把天堡城雕出来,我就帮你运到外地卖个大价钱,怎么样? 雕国傲也站了起来,伸出手说:击掌为定,三年后见货。 事也巧,第二日村里有个打图书岩的驮老司,名叫林良庚,从尧士山洞里打击一块七百多斤重的彩色图书岩冻,这块图书石,浸透着红、白、青、蓝、黑、绿、黄等十多种天然色彩,是一块难得的雕大型山水的好石料。周国傲听到这个消息,急急忙忙赶到尧士山洞,出了高价买下了这块大石冻,又雇了四个壮汉将冻石运回了家,打算用以雕革命军攻打天堡城的形象。他找来一本介绍南京的书,结合朋友们讲的故事,依照石料来进行设计。他日思夜想了十来天,画了草图一大叠,却总觉得不满意,心迟迟不敢动凿。他妻子提醒他说:唱山歌有个曲子,绘画有个样子,这雕真山真水的图书货,没有看过一眼怎么行呢? 唔,说得有理。周国傲舒展了双眉,吩咐妻子道:帮我准备出门盘缠和用具,明日我就往南京游览一趟,开开眼界,回来再雕。 南京,古名金陵,是我国四大古都之一。先后有东吴、东晋、宋、齐、梁、妻悍家福陈、南唐、明等几个封建王朝在这里建都修城。他沿着当年诸葛亮从江陵乘船顺流而下的路线,当船行到清凉山,只见那红色峭壁拔地而起,石头山与钟山遥遥相望,如同两座天然碉堡,非常壮观。他便吩咐船老大将船厂靠岸,登山观看秣陵全景。哟!真可谓‘钟山龙盘,石头虎踞’!那长江天堑,横亘西北,东南丘陵起伏。西南秦淮蜿蜒,气势何等雄伟。他又从目远眺当年孙权建造石头城的遗址,鬼脸城的外貌,赞叹不已。他来到城内,在中华路向南观望,看到重檐飞阁,金碧辉煌的雄伟城门;又在台城上观望市景,想起了书上讲的清兵、湘军、太平天国革命军穿着不同的军装,打着不同的旗号,拿着三国骁将不同的武器,从不同的城门冲杀进城。此时他心潮澎湃,浮想连遍,还三国骁将没有全部游览完金陵四十八景,便启程回家了。 他回到家中,重新依石设计布局革命军攻打天堡城的情景,日夜握凿抡锤,不分春夏秋冬,雕啊凿啊。整整有三个年头。 一件大型的革命军攻打天堡城的山水在他凿刀下慢慢地显现出来了,那拔地而起的红色峭壁,遥遥相对的石头山、钟山和 紫金山,山上树木森森,峰回路转,溪流环抱。一座灰白色而险固的城墙,碉堡森严,枪炮成排,城内城外,战旗猎猎,硝烟滚滚,一百多个将兵对阵,三十多匹战马嘶鸣好一派对垒的气势。作品雕成后,同行朋友们纷纷踏门观赏,个个称赞他的雕技,巧夺天工。这时,正值他的朋友运货到普陀山去赶庙会,他便把这件大型石雕给朋友带去,后又被带到巴拿马参加赛会,获得了金牌。轰动国内外。 不久巴拿马参加赛会结束,这件石雕在运回普陀山的途中不慎碰伤。周国傲闻讯,睡卧不安,便亲自赶到普陀山精修了一个月,再运往美国纽约,卖给一位巨商,价值一千银元三国骁将。他拿钱回乡后,盖起了一幢五间二妻悍家福厢二层的新楼房。如今这房子还在,那块楮刻精工的刻匾也还在哩。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