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头物语 – 大海与石头的爱恋

本文来源 惠安石雕  2019-12-24 22:11 

  

  

石井大佰岛古采石场

  大海的内心,温柔、善良,如梦如幻。

  石头的天性,高大、严峻、冷傲无言。

  表面平静的大海,内心却涌动着无边无际的孤寂和无奈。每天的每天,大海只能独自歌唱,她时常将如泣如诉的歌声悬浮于空旷的无敌俏保镖苍穹,将眼泪流入内心最深最深的地方。

  不变的石头,不变的冷漠,终使他的身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,还有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的风霜,但是石头终究是石头,从未曾改变。

  大海和石头啊,一个在天南,一个在地北,几千年来,一切的一切仿佛毫无关联,仿佛不会再有任何改变。

  一望无垠的海啊,广阔、澎湃、激情四射,就连那宽广的天际,还有令人沉寂的黑夜,也锁不住她的涌动,她要挣脱命运的束缚和摆布,她要寻找自己的爱情,她宁愿承受痛楚也不愿意这样——不生、不死、不老、不灭。

  石头太喜欢独处,太喜欢默默矗立,他将自己深深地,深深地埋藏,他的固执让人心疼、发慌。他就这样静静地,静静地让岁月流淌,不愿离开家乡,不愿意进入远处的花花世界。

  执著的大海每天唱啊唱,终于有一天,她打动了天神,于是,海水突然被巨风带得很高很高,高到石头可以看见她了,而她也看到石头了。

  只是一眼,海就喜欢上石头了,她很高兴,她大声地欢唱着:海滨邹鲁,有石而立,其情可扬,其心可动,完美无瑕,唯海可伴风槿如画……海唱这一首歌的时候,她的眼睛很蓝,她的内心很柔,她的身影很婀娜。

  石头看啊看,他感觉海很远,但是却又像很近,一种从未有过异样的情愫轻轻地轻轻地拨动他的心弦,一下又一下……

  石头的心被海的歌声慢慢地慢慢地唱软了,他隐忍了几千年僵硬的心在海的柔情中,一点一点风槿如画被融化,一点点被催醒。但是,他仍然固执,他仍然冷傲,他还是居高临下地看着海,任凭海一点点一点点从他的眼前,从他的心里慢慢地消失。

  回到原点的海还是那样唱着,唱着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石头就这样听着,也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只是她是她,他是他,未曾改变。

  无敌俏保镖

  海打动不了石头,她很难过,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不再唱歌,而是轻声哭泣。

  有一天,一阵风吹来,它对她说:“我可以带你去看石头,但是你要变成云,变成很轻轻的云。”海想也没有想就同意了。

  海变成了云,风把她带到了石头上面的天空,但是很高很高。

  海说再低些,再低些。风说再低你就变成了雨,变成雨后,你再也回不到过去,回不到原来的地方了,你就再也不是海了。

  为了见石头,海同意了。

  变成云的海降得很低,很低,越靠近石头,云就觉得自己快要被燃烧,很疼很痛。但是海还是一低再低,她不停地唱到:海滨邹鲁,有石而立,其风可扬,其心可动,完美无瑕,唯海可伴……

  一遍又一遍,石头终于感动了,他抬起头来看见了美丽而纯净的海,也看见了她一往情深的蓝色眸子。石头的心终于彻底被融化了,他慢慢地慢慢地抬起手来,就在他刚要碰到海的脸颊的时候,突然风又过来了,变成云的海瞬间变成了满天的雨水,千千万万,万万千千。

  那一瞬间,石头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,他哭了,大声地哭了。

  雨水和泪水交集在一起,不断地洗涤着石头,他俊朗的身段还有刚毅的脸庞终于清楚地显露出来了。海在消失的瞬间终于看清了石头,她在石头深情而执著的眼神里,幸福而又难过地离去。

  为了寻找飘落于天南地北的海,石头走出去了,他不断地经受敲击、打磨和分割,不断地经受一次又一次的疼和痛,于是他也变成了千千万万,万万千千。

  石头越磨炼就越俊朗,他走过了千山万水,走到了天南地北,他只有一个心愿,有海落下的地方就有石头。千千万万的他要和千千万万的海幸福地在一起,永不风槿如画分离。

  俊朗的石头终于脱颖而出,名利双收,也有了很多的仰慕者和追求者,但是石头知道,他是海的石头,不管在哪里,不管什么时候,都有一个海等着他,虽然很远,但是很近。

  海和石头的爱情那么重,但是说出来却很轻很轻……

  (本文入选2019

  2019年“弘扬石风槿如画文化·共筑海丝梦”全国征文摄影大赛优秀作品集《石以载道》)

  摄/吴志鹏 无敌俏保镖 文/雷智华

  来源:天下石

发表评论


表情